评论

《我在岛屿读书》拿下9.0高分,余华苏童的责任,与文学的传承

原标题:《我在岛屿读书》拿下9.0高分,余华苏童的责任,与文学的传承

11月24日晚间,《我在岛屿读书》节目在江苏卫视播出第三期。早前一日,这档节目也开出了自己的观众评分,9.0分的成绩,堪称国内最近几年当中观众评分最高的节目了。当下,观众们的评分是非常苛刻的,很多综艺节目能够拿到7分以上,就已经算是优质的口碑综艺了。这一次,《我在岛屿读书》直接拿下9.0分,基本上可以证明其自身的高质量。

随着《我在岛屿读书》节目的热播,更多的观众愿意静下心来阅读,并且开始参与到很多节目的话题内容当中来。余华、苏童、西川等多位知名的作家、学者,为观众们带来了不少的经典文学书单,这些书单,已经成为大家在线购书的下单内容。可以说,这档节目带来了一次中国经典文学的阅读热潮。一个民族,能够以平静的方式阅读,正是这个民族博大精深之处。

《我在岛屿读书》第三期的节目当中,几位作家、学者聊到了文学创作传承的问题。尤其是随着叶兆言老师的到来,文学传承再次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问题。叶圣陶老先生的儿子叶至诚,叶至诚的儿子叶兆言,都是中国文学当中非常优秀的作家。节目当中,叶兆言更是感慨,自己看过最早的《收获》杂志,父亲当年订阅了近乎全部的杂志,只有图书馆才会做这样的“傻事”。

值得注意的是,在这期节目当中,还透露了一些普通观众可能不知道的讯息,余华和苏童等文学前辈,其实是在大学当中开课的,并且带研究生和博士生。真正的一线作家去大学当中授课,并且指导青年作家们完成文学创作,这是一件非常有价值的事情。同时,这其实也是中国文学的一种师徒传承。在节目当中,余华和苏童两位前辈纷纷介绍了自己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当中创作水平很高的学生,得意之情,溢于言表。

当然,对于中文系科班出身的老编我来讲,我想说一些担忧。在很多大学的中文系当中,基础写作和创作写作课程,当然都是相对重要的课程,且均有研究生课程和博士生课程。但是,我们不得不注意一个新的现象,那就是,真正从中文系本科升入写作专业研究生和博士生的孩子们,大多是女孩子。在《我在岛屿读书》这档节目当中,余华和苏童两位前辈介绍的弟子,其实也是女弟子。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事情?青年男作家们都干什么去了?

首先,我们必须要承认,在文学创作方面,尤其是文学性自身的拿捏上,女性作家就是比男性作家具备更得天独厚的优势。甚至于在普通文字的把控力上,也是女性创作者们在平均基数层面上明显优于男性。更简单的说,中学阶段写作文好的,也是女生多于男生。文学这东西,越功利,越创作不出好东西。咱们的很多男孩子,从上学开始,就功利的很,读书就是为了好工作,为了好房子,好车,甚至于好媳妇等等。

这样的前提之下,就写不好文学作品。甚至于说,大量的男性青年们,根本就没有文学梦想,就不去中文系,更不读什么写作课程。部分青年女性能够保持文学梦想,其实和她们能够保持舞蹈梦想一样,就是把这个当人生的一种美学追求,而这种自我追求的最大前提,是她们有好的父亲和母亲,愿意用自己的经济基础来支撑她们的梦想。

另外,中文系当中也存在另一种现象,那就是很多有文学能力的男青年们,主动放弃了考研的机会,更谈不上考博士了。现实生活当中,这批男青年们需要尽快进入到工作状态当中去,完成自己的房子、车子和媳妇梦想。文学梦想,或者说学历梦想,在房子梦想前面,是不堪一击的。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便是,青年男作家们太少了,而很多青年女性作家却可以坚守梦想。文学博士方面,以女性居多。

好在,大学当中是不出作家的。这句话,当然是错误的,但它是大学中文系当中的一句口头禅。基础写作啊,创意写作啊之类的,教的都是文学写作的技巧。这些技巧的东西,是非常容易就能学会的。但真正的文学创作,真的不是技巧的事情,而是没有技巧的真诚,是对生活最大的文字故事吞吐欲望——当我们的咽喉被生命扼住的时候,我们努力吞吐出来的,才是文学。

那么,中国文学是不是到了青黄不接的时候呢?我当然是乐观的。虽然当下,余华、苏童、莫言、刘震云……等等前辈作家们的创作力已经下滑,不再是当年的创作旺盛期了,同时,咱们的青年作家们确实没有更好的接棒,至今没有出现可以齐名余华、苏童、莫言、刘震云的青年作家。但是,我更愿意相信,青年作家们正在生活当中积蓄力量。

其实,作家并非是一个职业,而是一种使命。很多有文学梦想的青年们,不会把文学作为自己的第一职业,更不会当作自己学习的专业。而文学,很多时候是不需要大学里边学习的。文学的老师,是生活本身。而生活,一定会孕育出属于自己的作家。(文/马庆云)返回新濠天地集团,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新濠天地集团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新濠天地集团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发布于:河北省
阅读 ()
大家都在看
推荐阅读
免费获取
今日新濠天地集团热点
今日推荐